新闻稿
2016年全球风险展望:升温、缺水、隔阂增多
| 分享
  • 从环境问题、国际安全,到即将到来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世界经济论坛《2016年全球风险报告》发现,2016年的世界将面临更多风险
  •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各项风险(如气候变化,非自愿移民,国际安全等)之间的相互联系愈加紧密,并可造成重大或难以预料的影响
  • 气候变化减缓与适应措施不力成为影响力最大的全球风险;大规模非自愿移民是最有可能发生的全球风险,也是影响力和发生概率上升最快的风险;网络攻击被认为是在北美地区经商的最大风险

2016年1月14日,英国伦敦——世界经济论坛《2016年全球风险报告》显示,新的一年中,无论从环境、社会、经济、地缘政治还是技术方面看,各种风险的发生概率都在上升,并必将对未来全球议程产生重要影响。

此份年度调查报告汇集近750位专家意见,就全球29项风险在未来十年内发生的影响力和发生概率两方面进行了评估。结果显示,在2016年,影响力最大的全球风险为气候变化减缓与适应措施不力。自2006年报告首次发布以来,这是环境问题第一次出现在风险影响力排行首位,其破坏威力被认为要高于紧随其后的几大风险: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第2位)、水资源危机(第3位)、大规模非自愿移民(第4位)和严重的能源价格波动(第5位)。

从发生概率上看,2016年排位居首的风险为大规模非自愿移民,随后是极端天气事件(第2位)、气候变化减缓和适应措施不力(第3位)、影响地区关系的国家间冲突(第4位)和重大自然灾害(第5位)。

今年最新发布的第十一版报告在风险涵盖的范围和多样性上都是历年之最。 在报告归纳的五大类风险中,有四类风险第一次全都在最具影响力的风险排名前五位中占有席位,分别是环境、地缘政治、社会和经济风险。在余下的第五类技术风险中,排名最高项是“网络攻击”,在发生概率和影响力榜单中都排在第11位。

在风险影响力上升的同时,风险种类也日趋多样化。与工业化前相比,2015年的全球平均地表温度已升高1°C,创历史最高值。联合国难民署数据显示,在2014年被迫背井离乡的总人口数达到5,950万人,比1940年增加了近50%。《2016年全球风险报告》中的数据也表明,各风险发生概率全面上升,报告在过去三年持续监测的24项风险发生的可能性都有所上升。

除了评估风险发生概率和潜在影响力外,报告还分析了各项风险之间的相互联系。报告数据显示,风险有集中出现的趋势,几项关键风险即能产生巨大影响。从关联程度上看,在2016年联系最紧密的一对风险是严重的社会动荡结构性失业或就业不足

了解风险之间的相互关联有助于领导者明确行动重点,未雨绸缪。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与风险应对网络负责人Margareta Drzeniek-Hanouz表示:“我们都看到气候变化正在加剧移民和社会安全方面的风险,但相互关联的风险绝不仅止于此。各种风险正在快速演变,随时可能以无法预料的方式影响社会。面对这种情况,采取减缓风险是必要的,而适应风险更为重要。”

该从哪项风险入手?

在2016年众多高度风险中,环境风险最为突出。前年的报告曾重点关注收入差距问题,这一问题的阴影在今年的报告中仍有重要体现:严重的社会动荡、结构性失业和就业不足、加之技术进步带来的负面后果三者关系交织,终将加剧收入差距风险程度。

“随着欧洲难民危机、恐怖袭击等此类事件的发生,目前的世界政治局势已达到冷战以来最脆弱的时刻。如此动荡的政治环境正迫使跨国企业领导者调整战略决策,他们不得不谨慎考虑这些风险可能对其企业在海外拓展、品牌声誉和供应链体系等方面造成的诸多影响。” 达信(Marsh)全球风险及特殊险部总裁 John Drzik表示。
 
地缘政治风险(其中包括影响地区关系的国家间冲突)曾是2015年发生概率最高的风险,今年再次上榜,在发生概率上最新排名第4位。同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成为今年第二大最具影响力风险,比去年上升一个位次,也是此项风险在历年报告中的最高排位。

“气候变化正在史无前例地加剧一系列风险的发生,如水资源危机、食品短缺、经济发展受阻、社会凝聚力下降、安全风险上升等。与此同时,由地缘政治风险导致的企业项目被取消、执照撤销、生产停滞、资产损坏和资金跨境流动阻断等情况时有发生。政治冲突使得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的努力更加困难,它不仅降低了国家间合作的基础,还转移了本应解决气候问题所投入的资源、时间和创新动力。” 苏黎世保险集团首席风险官Cecilia Reyes说。
 
其他“黑天鹅事件”还可能发生在技术领域。虽然网络攻击在2016年的发生概率和影响力均有小幅上升,但在专家看来,包括“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失灵”在内的其他风险却在下降。技术风险尚没有对经济或证券市场造成系统性影响,但风险仍处于高位,发生概率和影响力或许被专家们低估了。相比之下,越来越多的企业领导者更加注重技术风险。报告对企业领导者进行的一项关于经营风险的单独调查结果显示,来自美国、日本、德国、瑞士和新加坡等至少8国的企业家都认为网络攻击是最大的风险。

聚焦国际安全

除了评估29项全球风险的发生概率和潜在影响力以外,《2016年全球风险报告》还深入分析了全球安全格局的未来动向。报告重点介绍了一项一年期研究项目的成果,分析了当前国际安全形势和推动未来政治趋势的各项因素。

通过分析各项风险之间的相互关联,报告还探寻了全球风险可能影响社会的三大领域,即“赋予(剥夺)公民权力”,“气候变化背景下的粮食安全风险”和“全球性流行病爆发对社会的影响”。

企业经营风险

在去年报告的基础上,今年的《全球风险报告》继续从企业经营角度提供数据,以分析企业如何看待所在国面临的风险挑战,以及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各自的风险特点。本报告共分析了140个经济体的风险情况,在其中四分之一以上的经济体中,“失业和就业不足”是企业经营者最大的担忧,特别是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和中东与北非地区,这一问题尤为突出。只有在北美地区,“失业和就业不足”问题没有进入经商风险前五位。随后是“能源价格波动”,它在93个经济体中都排进了企业经营五大风险之列。上文提到的“网络攻击”在27个经济体中被列入风险前五位,这说明许多国家的企业已经受到了这一威胁带来的影响。

《2016年全球风险报告》的编撰工作获得了论坛战略合作伙伴威达信集团和苏黎世保险集团的大力支持,也得到了下列学术顾问机构的协助:牛津大学马丁学院、新加坡国立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风险管理与决策程序研究中心,以及《2016年全球风险报告》顾问委员会。


达信(Marsh)是全球保险经纪和创新型风险管理解决方案领域的领先企业,拥有30000名员工,向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个人和商业企业客户提供建议和服务。达信是Marsh & McLennan Companies(纽交所代码:MMC)的全资子公司,后者是一家全球性专业服务公司,向客户提供风险、战略和人力资源服务。Marsh & McLennan Companies在全球拥有60000多名员工,年收入超过130亿美元,通过旗下四家处于市场领先地位的子公司帮助客户在变化多端和日趋复杂的环境中不断发展壮大。除达信以外,Marsh & McLennan Companies也是下列公司的母公司:佳达,开发先进的风险、再保险和资本战略,帮助客户实现盈利增长并把握新的机遇;美世,提供建议和科技带动型解决方案,帮助企业满足人力资源变动带来的健康、财富和职业发展需求;奥纬,致力于为私营部门和政府客户提供战略、经济和品牌咨询服务。请在推特关注@MarshGlobal,并在新浪微博关注@达信Marsh,或者在微信公众号搜索MarshChina关注达信微信公众平台,或者订阅BRINK获取相关信息。

 
媒体联系人